“芬太尼”为何有如此份量竟占据中美谈判首位

0

近日,中美两国元首会晤后,世界各大媒体第一时间报道了中美贸易战停火的消息。

白宫的声明中,有一个名词对中国大众来说是相当陌生的,却被排在贸易问题、高通并购和半岛局势之前:芬太尼(Fentanyl)。白宫说,“中国以一种高尚的人道主义姿态,同意将芬太尼指定为一种受控物质,这意味着向美国出售芬太尼的人将受到中国法律规定的最高刑罚。”

据多年穿梭中美从事外交工作的吴先生介绍,这种现象十分罕见。

不过,据内部消息,在中美此前的谈判和交涉中,芬太尼一直是美方的核心关切之一;其关注的程度,与经贸、发展战略、朝鲜(专题)半岛等问题不相上下。

美方为何如此关注芬太尼?

芬太尼作为一种麻醉药物,最先由一位比利时医生发明(也就是今天大名鼎鼎的杨森制药),1968年美国政府正式将其列入医用麻醉剂和止痛药的合法成分。

我们来看看美国国立药物滥用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n Drug Abuse)对芬太尼的描述——

芬太尼是一种强效的合成阿片(即鸦片)类镇痛药,与吗啡类似,但效力高50至100倍。它通常用于治疗患有严重疼痛或手术后疼痛的患者。 它有时也用于治疗对其他阿片类药物具有身体耐受性的慢性疼痛患者。

简单来说,芬太尼是一种合成阿片类镇痛药,比吗啡效力高50至100倍。吗啡有啥效果,应该不需要岛叔赘述了吧。除此之外,与吗啡相比,芬太尼的镇痛作用产生快,“静脉注射后1分钟起效,4分钟达高峰,维持作用30分钟”。

貌似是镇痛效果奇好的医疗神器?的确,如果是基于医学的目的,在专业人士的严格控制下正确使用的话,是这样。但如果超出必要的限度呢?

2002年,莫斯科钢管厂俱乐部被30多个车臣恐怖分子袭击,近千人成为人质。在经过俄罗斯军警部队四天的围困和谈判后,恐怖分子开始杀害人质。俄罗斯特警部队不得已发动突击,通过剧院的通风系统释放了几罐卡芬太尼气体,瞬间绝大多数恐怖分子就失去了抵抗能力,少数试图挣扎的恐怖分子也无力顽抗,甚至连引爆自杀炸药背心都做不到,被俄罗斯军警像打靶子一样逐个击毙。

可是,由于这是卡芬太尼气体头一次用于实战,现场人质中也有140多人因为后续救治不得法而不幸丧命。卡芬太尼是芬太尼类物质的一种,甚至可以用作化学武器,其威力可见一斑。

更危险的是,芬太尼初衷是为了医疗,但发展到今天,却被一部分人当作毒品滥用,而且还吸食成风。而且,芬太尼强烈的效用,可以以远逊于海洛因的剂量就让瘾君子“过瘾”,再稍不留意就让他们丧命。至于芬太尼家族的几个兄弟更猛,致命剂量也更加微小。

在中国,对于此类麻醉、镇痛类药品的管制十分严格,开药时要限制剂量,记录非常严格,同时患者无法带着处方自行购买药物。

但是在美国,情况就不同了。

 

数据显示,仅占世界人口总数5%的美国人消费了全球80%以上的阿片类药物。以合法消费的吗啡数量来看,根据国际麻醉品管制局统计,2016年全球吗啡消费量为43.9吨,其中美国消费18.3吨,中国作为一个人口大国消费量仅1.8吨。

 

就这么着,美国到现在为止,芬太尼滥用导致丧命已经成了严重的社会问题。而且,白人接触、使用芬太尼类物质的危险性,似乎还超过其他人种。

 

根据美国政府的统计,2016年全美因药物过量致死人数高达6.4万,创历年新高。这其中因服食过量芬太尼致死的人数高达2万人,超越了1.5万人的海洛因或其他处方阿片类药物,成为致死的原因第一位。美国能不担忧么?

事情如此严重,于是,去年10月,特朗普总统终于坐不住了,签署了一份备忘录,宣布为应对阿片危机,美国进入全国公共卫生紧急状态,声称必须有人对此负责。

 

其实就在前些日子,美国国会专家小组还发布报告,称中方有关应对措施未能遏止非法芬太尼流通,中国仍是美国非法芬太尼的最大源头,将矛头直指中国。

 

美国方面说的当然不是事实,我国外交部也进行了反驳。截至目前,中国已经列管了25种芬太尼类物质和2种芬太尼前体。中方在未发现芬太尼类物质在中国境内滥用的前提下,积极采取列管措施,比联合国相关公约列管的都多。

 

这次中美两国达成的共识很可能是,未来中国将一切芬太尼类物质都列为管制对象。

 

按照特朗普的说法,可能美国的芬太尼都是中国人卖给他们的,最差也是中国人卖给毒贩子,然后他们又从传统的贩毒路线送到美国。

 

事实是这样吗?外交部前几天的相关回应可以做一个注脚——

 

大多数新精神活性物质是从欧美发达国家实验室中“设计”出来的,其深加工环节和消费市场主要集中在这些国家。美国国内目前出现的芬太尼类物质滥用问题,是综合因素作用的结果。美国政府在减少需求方面完全可以做得更多。

 

另外,美方一再指责中方是其国内芬太尼类物质的重要源头,但从来没有向中方提供准确的数据和有效的证据,通报的情报线索也十分有限。

 

今天,陷入新闻事件中的“芬太尼概念股”人福医药的董事长王学海,也在朋友圈以留言的方式对此做出了回复:

 

“类阿片”(跟吗啡作用机理一样的麻醉药和止痛药)滥用问题。这个问题又是谁的责任呢?简单说,就是因为美国医生太喜欢给病人开止痛药了,而止痛药中最有效的就是这些“类阿片”类药物,成瘾性最大的也就是他们。芬太尼的危机,其实不过是美国人嗑药的爱好遇到了一个新的魔鬼而已。

 

就在不久前,还有国内媒体曾经热炒一个报道说,中国人普遍不把“痛”当做一种病,因此对于使用止痛药的态度保守而苛刻,该文主张中国人正视一下这个问题,对于毒麻品类的止痛药管制应该改变一下。

 

也许我们应该调整一下态度,对于某些绝症患者应当给与更多的方便,使其不多的时间过得平静一些。但是对于其他可以治疗的疾病中,消除疾病本身就是治疗“痛”的最好方式,这个思路应该丝毫不能动摇,减轻患者痛苦可以,但是医生的谨慎简直是太有必要了。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没有需求就没有市场”。

中国能兑现打击芬太尼的承诺吗?

 

在芝加哥奥黑尔国际机场截获的芬太尼。 美国官员称中国是进入美国的非法芬太尼的主要源头。

 

在芝加哥奥黑尔国际机场截获的芬太尼。美国官员称中国是进入美国的非法芬太尼的主要源头。

 

北京——中国发誓要阻止强效阿片类药物芬太尼流入美国。它承诺打击向美国的芬太尼相关药物出口,并与美国执法当局分享信息。

 

如果这些承诺听起来很熟悉,那是因为的确如此:它们首先是在2016年9月出现,当时奥巴马政府表示中国和美国已同意“加强措施”,防止芬太尼进入美国。

 

但中国政府从未在其官方声明或官方媒体报道中具体说明它打算采取什么步骤,而且至多只是采取了一些零散的后续行动。

 

因此,特朗普政府于周六表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意将芬太尼作为一种受控物质,是“一种了不起的人道主义姿态”,而分析人士却表示几乎没有什么值得欢呼的。

 

“这在很多方面都是白宫制造的戏剧效果,没什么严肃的内容,”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国际毒品政策部执行主任约翰·柯林斯(John Collins)说。“在我看来,还是老一套。”

 

特朗普一再称中国是美国非法芬太尼的主要来源,去年这种药品导致超过7万人因使用过量死亡,该数字创下了历史纪录。

 

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上月发表的一份报告支持了总统的主张,该委员会是国会为了监督各国之间的关系设立的。

 

打击芬太尼在中国的生产和销售并非易事。柯林斯指出,这种药物的许多种类在该国都被认为是管制药物。然而芬太尼和相关类似物的化学结构可以进行调整,以产生类似但不同的物质,因此新版本的药品可以被快速调制出来。

 

根据美国禁毒署(Drug Enforcement Administration)的说法,由于芬太尼的效力和生产的便利性,在中国以3000美元到5000美元购买的一公斤可能导致50万人死亡。

 

特朗普政府表示,习近平的表态意味着向美国买家出售芬太尼并将其运往美国的人将“受到中国法律规定的最高刑罚”:死刑。中国没有具体说明对违反新禁令的处罚,但任何贩运管制药物的人都会被判处死刑。

 

美国长期以来一直敦促中国系统地控制所有芬太尼物质。中国的做法是逐项禁止,并且只有从其他国家和联合国获得应该禁止的证据之后才会实施。

 

根据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的说法,这种滞后使中国的非法药物制造商能够更快地制造新的芬太尼衍生物。

 

即便如此,联合国东南亚及太平洋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United Nations Office on Drugs and Crime for Southeast Asia and the Pacific)区域代表杰里米·道格拉斯(Jeremy Douglas)表示,中国愿意采取措施控制芬太尼是“一个好的举措”。

 

“实质上,这意味着在这个大类之下创造的任何新药都会自动出现在中国的药品控制列表中,贩卖者会面临法律后果,”他说。“现在,没有什么能阻止制药公司或供应商销售与芬太尼相关但不受管制的药品。”

 

但道格拉斯表示,它的影响不是立竿见影的。他说他已向北京一位高级官员弄清了这一消息的含义,后者告诉他,在全面禁令生效之前,中国需要修改法律。这个过程可能需要几个月。

 

与美中之间的其他争论点一样,华盛顿的问题是让北京兑现其承诺。

中国化学工业的规模令问题复杂化。国务院的数据显示,中国约有16万家化学公司。监管不力意味着尽管有新的禁令,生产芬太尼药物的人可能仍然敢于出售它们。

 

中国没有阿片类药物滥用问题,它在与美国就此问题进行合作方面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它已表示,将把25种芬太尼物质和两种前体(可用于制药的化学成分)列为管制药物。

 

美国禁毒署和食品与药品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的官员最近称赞中国愿意接受合作并分享信息。

 

中国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美国存在阿片类药物问题,也不知道中国亦是这个问题的部分原因。

 

在上个月弗吉尼亚州的一次非正式医疗合作会议期间,美国官员向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高级官员讲述了美国的芬太尼问题。

 

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公共卫生学助理教授陈曦(音)表示,中国官员说“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

 

他说,现在这个问题“不再处于地下,所有人都在谈论它。”他还说:“这是一个重大突破——是迈向更强有力的执法和监管的一大步。”

 

禁毒署退休特别监督特工杰弗里·希金斯(Jeffrey Higgins)表示,中国决定将芬太尼列为受控药物进行安排是“积极的一步”,但依然存在“怀疑的空间”。

 

“中国控制着全球芬太尼的大部分销售,因此在那里,它是一个蓬勃发展的产业,”希金斯在电子邮件中说。“中国有让阿片类药物生产蓬勃发展的经济动力,几乎没有什么动力去同外国执法机构合作,限制自己的经济。中国政府究竟能对芬太尼生产商施加多少压力,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