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安南 In Memory of Kofi Annan

0

曾经多次与安南先生有过接触,无论是他在任期间后离任。他真诚,谦逊,友好,是我们外交界的楷模。从西非黄金海岸出发到纽约,他成为外交界最高首脑人物-联合国秘书长,着实让所有的职业外交官羡慕。

上次与他一起去天津参加一个论坛,他带领十多个国家的政府首脑和国家元首在北京南站一起乘坐高铁去天津赴会。十几个国家的政府官员和众多的外交官鱼贯而入,登上了高铁专列。

后来翻阅照片的时候,看到中国高铁之父刘志军一直陪同左右,只是当初闪耀的星星太多,而忽略了他的存在,他如果不出事也很难再去翻阅这些老照片。

另外一位明星级人物就是CNN创始人Ted Turner ,他是慈善家,倡导销毁全球所有核武器。

安南

科菲·安南标准名是科菲·阿塔·安南(Kofi Atta Annan,1938年4月8日-2018年8月18日),加纳库马西人,联合国第七任秘书长。安南1972年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通晓英语、法语及非洲多种语言。2001年,他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前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KofiA·Annan)于2006年12月31日午夜,为自己人生最辉煌的一段时光画上句号,十年甘苦都成为了历史。十年秘书长:人可以离开联合国,但无法让联合国脱离我心。回望安南十年路,功过任人评说。安南在1997年1月1日年至2006年12月31日两个任期内,以他的睿智思想和不懈努力,巩固了联合国在国际事务中的地位,促进了多边主义的进一步发展。他倡导集体安全、全球团结、人权法治,维护联合国的价值观念和道德权威,他也是2001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2012年2月23日,安南被任命为叙利亚危机联合国与阿拉伯国家联盟(阿盟)联合特使 。2012年8月2日安南宣布在8月底特使任期结束后,不再续任联合国-阿盟叙利亚危机联合特使一职。

2018年8月18日病故,愿逝者安息,荣归天国!

外界认为安南任内对振兴联合国、经受911事件的冲击,做出了重要贡献。但同时也有人批评安南领导下的联合国,实际毫无作为。甚至安南自己也为无法阻止伊拉克战争而悔恨一生。那么在联合国宪章和美国超级大国的影响之下,安南作为联合国秘书长,又有多大的空间呢?

联合国宪章第九十七至一百零一条,构成了秘书长权能之法律依据。第九十七条规定了秘书长的产生方式和秘书长作为联合国行政首长的地位。第九十八条阐述了秘书长与联合国其他机构的关系以及秘书长执行委托职务的范围。第九十九条赋予了秘书长特别的政治权力。第一百条规定了秘书长与各国政府的关系,即规定了秘书长和办事人员的义务、各成员国尊重秘书处“专属国际性”及其执行职务独立性的义务。第一百零一条为秘书长任命秘书处办事人员权力、标准及注意事项之规定。

其中最重要的,一般被认为是第九十九条。联合国宪章第九十九条规定:“秘书长得将其所认为可能威胁国际和平及安全之任何事件,提请安全理事会注意。该条被认为是联合国秘书长被授予的政治权利。然而联合国秘书长本身没有军队和侦察机构,因此他所认为“可能威胁国际和平及安全之任何事件”的判断,很大程度上受到大国,特别是超级大国的左右。同时像美国、俄罗斯等大国,几乎也不承认秘书长的政治权利,只是在对于自己有利的情况下,加以利用,如果对自己不利,则弃之如履。从加利秘书长到安南秘书长,他们都落入了同一个陷阱。

安南作为非洲走出来的联合国秘书长,对于卢旺达大屠杀是极为痛惜的。虽然他没有对加利及其安理会做出正面批评,但认为这是国际社会的一次“集体失败”,“根本失败”。从当时的情形来看,安南认为联合国秘书长加利应当有效开展行动,使用第九十九条的权利,然而由于美国在索马里军事干涉中失败,因此完全放弃了非洲军事维和的意愿,最后导致上百万人在大屠杀中丧生。

然而诡异的是,安南认为美军被索马里的“黑鹰坠落”吓破了胆,但实质上真的如此吗?美国虽然不管非洲死活,却对南斯拉夫局势积极干涉,连北约都动了起来。加利没有在非洲展开有效救援维和行动,却根据美国的要求,早在卢旺达大屠杀爆发前的1992年就提出了预防外交政策。很明显,这就是为美国军事干涉前南问题量身定做的,当时就遭到很多不结盟国家的反对。至于几百万非洲人的死活,有和美国人有多大关系呢?

等到安南当上了联合国秘书长,才更深刻体会到了美国对联合国的操纵作用。对美国有利的,秘书长就是一面冠冕堂皇的大旗;对美国没利的,秘书长就是一个屁,有多少个“九十九条”,也是个傀儡。1998年,在伊拉克拒绝联合国特别委员会观察团进入时,安南快速展开了他独立于安理会的谈判行动,亲赴巴格达私人会见了萨达姆,并达成了安理会和伊拉克都满意却没有涉及安理会决议的谅解备忘录。当然备忘录最终废了,美军实施了“沙漠之狐”行动。

2003年3月20日爆发的伊拉克战争,更是对安南秘书长脸上一记响亮的耳光。美国布什政府依靠的法理依据,就是当初在加利秘书长时期制定的“预防性干预”政策。尽管安南以及国际社会都强调联合国应居于主导地位,但仍然没有能力组织战争的爆发。这次战争不但将联合国的威望再次打到了谷底,而且成为安南秘书长就任历史上的永远一个痛点。更可笑的是,美国在把伊拉克砸个稀巴烂之后,反倒将重建工作又推给了联合国。

其实,安南作为联合国秘书长这类世界级政治人物,虽然无法实现抱负,但是精英家庭背景出身,让他也有“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底气。美国虽然不拿安南当回事,但安南卸任后照样优哉游哉。虽然出身非洲加纳,但实际安南和非洲已经没有什么关系。安南本身出生于加纳的精英家族,中学上的加纳的贵族学校(当时加纳尚未独立),23岁就接受福特奖学金赴美国和瑞士学习经济,24岁安南就进入了联合国在日内瓦的世界卫生组织工作。

在退休后,安南便在日内瓦定居。可以说在安南80岁的寿命中,至少50多年是在非洲以外学习、工作、生活。其实安南某种程度上就像《黑豹》电影中的瓦坎达国王特查拉的现实版,英俊、帅气、受过良好教育、胸怀天下。但无论是电影还是安南,对解决非洲的苦难基本上毫无办法。安南已经长眠在日内瓦,而他的家乡加纳仍有大约有28%的人口生活在国际贫困线以下,日收入仅为1.25美元,过去45年里人均收入仅仅增加了1倍。但这仍然是西非经济表现最好的国家。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